感情世界始終是眾人矚目焦點的侯佩岑,撲朔迷離中的分分合合,旁人看不到的心路歷程,只能從最後漾出的甜蜜笑靨,讓人不由得一起微笑,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,這樣的幸福正握在她手上。

女為悅己者容,是很幸福的事。

Dior 紫色雪紡洋裝 NT$240,000
CHANEL 黑白珍珠長串鍊 NT$112,800
黑色寬版手環 NT$66,400

數月前便敲定了甜姐兒侯佩岑的封面邀約,訂在年後開拍,不料拍攝前兩天,侯佩岑便感冒高燒掛急診去,工作團隊急速應變,延後拍攝日期。原本擔心病後初癒的佩岑,精神不佳,還得在低溫下穿上春夏新裝。但一到工作現場,便見到她以一貫又大又甜美的笑容和大家打招呼,儘管週末還得工作,她卻不喊苦,只說:「拍完想去隔壁的COSTCO逛逛。」一副小婦人的模樣,流露出濃得化不開的甜蜜。

一直以來,感情世界撲朔迷離的侯佩岑,沈寂了一陣,終於傳出與黃伯俊的緋聞,只不過兩人婚期一延再延,讓人看得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,這一次戀情究竟能不能修成正果?也是週刊小報最愛捕風捉影的八卦題材。面對媒體,早已練成一身高深太極的侯佩岑,關於婚姻她只說:「其實我很隨遇而安。『結婚』的確一直在我的人生規劃之內,畢竟我是家庭觀很重的人,但是我絕不會為了結婚而結婚,也從來不因為年齡而給自己結婚的壓力。」其實這話也沒錯,因為結婚不像工作,只要立定志向、確定目標,一個人努力往前衝就可以得到,婚姻怎麼說都是兩個人的事,周邊配備都準備好了,沒有一個對的人出現也是白搭。

據說與黃伯俊相戀3個月後,對方便提出了結婚的想法,但侯佩岑反而猶豫了起來;但現在兩人心意相通,訂於今年4月結婚,侯佩岑自此終於再無二念。問她籌備婚禮的過程,有沒有什麼辛苦的事情?她甜蜜蜜的說:「婚禮細節都是未婚夫準備的,我沒有太多意見和想法,所以沒有為婚禮的事吵過架。我只有一個夢想,就是婚禮結尾時,能夠大家一起跳舞,就像國外電影看到的那樣,在場的人都能感受到快樂的氣息。」未婚夫一詞自自然然地便脫口而出,可見得侯佩岑早已為結婚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隨著攝影師的指示,侯佩岑彷彿被另一個靈魂進駐,說不盡的嫵媚動人。

只不過人家說,婚姻是兩個家庭的結合、不是兩個人的結合,多多少少都有適應新身分的壓力?她想了想說:「可能因為我和未婚夫都從小便出國念書,所以養成獨立的思考模式,對我們來說,結婚是兩人決定好一起組織自己的家庭、成為彼此未來一輩子的依靠。所以兩方的家長也非常開通,沒有給我們什麼壓力。」語多保留的答案裡,可以看出侯佩岑的圓融通達,總是開心大笑像個傻大姐的她,其實一點也不傻,對於人情事理有著自己的應對智慧。

自幼愛漂亮的侯佩岑,要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天選定一套夢幻白紗,肯定是個大工程吧!「前後大約花了1週時間就買好了吧。」她說出的答案讓人跌破眼鏡。她的白紗是遠赴美國選購的,由於工作繁忙,自然不可能花時間來回猶豫,她問自己,心目中的婚紗應該是怎麼樣?浮現的答案是「簡單大方、行動方便」,所以不想要像傳統新娘穿著長襬尾,走到哪都要有人服侍,在自己的婚禮上,她希望能和來祝福她的朋友們自在玩樂。清楚了目標之後,只要再確認「穿起來覺得自己很美」就可以了,她笑著說:「選白紗就和選老公一樣,永遠都會有更新、更華麗、更厲害的選擇出現,但這些不一定是適合自己的,只要選定了就是選定了,沒有必要左顧右盼,甚至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懷疑起自己的選擇。」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卻是不簡單的體認。

「我不是一開始就這麼豁達的。」侯佩岑說,她的感情觀和時尚觀出奇的相似,「我從小就愛漂亮,當然經歷過什麼流行都往自己身上穿的歲月,但是到頭來發現,最新最流行、或是獨家限量,都不是我該下手買的理由。打扮應該是很單純的,自己穿起來覺得很美很開心,才最重要。」美麗沒有標準,所以不需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,她抱持著這樣的想法,在時尚的世界裡玩樂。「當然一開始,總是從『看別人怎麼穿』學習時尚,不過那只是一個階段,接下來還是要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很美,才會浮現美麗的表情。」

據說與黃伯俊相戀3個月後,對方便提出了結婚的想法,但侯佩岑反而猶豫了起來;但現在兩人心意相通,訂於今年4月結婚,侯佩岑自此終於再無二念。問她籌備婚禮的過程,有沒有什麼辛苦的事情?她甜蜜蜜的說:「婚禮細節都是未婚夫準備的,我沒有太多意見和想法,所以沒有為婚禮的事吵過架。我只有一個夢想,就是婚禮結尾時,能夠大家一起跳舞,就像國外電影看到的那樣,在場的人都能感受到快樂的氣息。」未婚夫一詞自自然然地便脫口而出,可見得侯佩岑早已為結婚做好了心理準備。

隨著攝影師的指示,侯佩岑彷彿被另一個靈魂進駐,說不盡的嫵媚動人。

 自幼愛漂亮的侯佩岑,要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天選定一套夢幻白紗,肯定是個大工程吧!「前後大約花了1週時間就買好了吧。」她說出的答案讓人跌破眼鏡。她的白紗是遠赴美國選購的,由於工作繁忙,自然不可能花時間來回猶豫,她問自己,心目中的婚紗應該是怎麼樣?浮現的答案是「簡單大方、行動方便」,所以不想要像傳統新娘穿著長襬尾,走到哪都要有人服侍,在自己的婚禮上,她希望能和來祝福她的朋友們自在玩樂。清楚了目標之後,只要再確認「穿起來覺得自己很美」就可以了,她笑著說:「選白紗就和選老公一樣,永遠都會有更新、更華麗、更厲害的選擇出現,但這些不一定是適合自己的,只要選定了就是選定了,沒有必要左顧右盼,甚至因為別人的一句話就懷疑起自己的選擇。」簡簡單單的一句話,卻是不簡單的體認。

「我不是一開始就這麼豁達的。」侯佩岑說,她的感情觀和時尚觀出奇的相似,「我從小就愛漂亮,當然經歷過什麼流行都往自己身上穿的歲月,但是到頭來發現,最新最流行、或是獨家限量,都不是我該下手買的理由。打扮應該是很單純的,自己穿起來覺得很美很開心,才最重要。」美麗沒有標準,所以不需要太在乎別人的看法,她抱持著這樣的想法,在時尚的世界裡玩樂。「當然一開始,總是從『看別人怎麼穿』學習時尚,不過那只是一個階段,接下來還是要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很美,才會浮現美麗的表情。」

 

從不諱言自己愛漂亮的侯佩岑,小時候就喜歡對著鏡子練習化妝,「我化妝不是為了要去哪、要見誰,常常是化完了很開心,也沒出門,晚上就卸妝睡覺。」她說。「打扮」對侯佩岑而言是一種遊戲,讓自己開心遠大於做給別人看,只有一個情況例外,「女為悅己者容是很幸福的事,不是嗎?」她甜甜的說。

不論妳心目中對侯佩岑有什麼既定印象,此時此刻的她,只是一個因為幸福而滿足的小女子,她說:「我漸漸懂得有些東西,如果它不適合自己,擁有了不一定會快樂;如果能轉換自己的心情,欣賞它在別人身上的美,反而是更大的滿足。」學會自在,所以快樂;不強求,愛情自然伴隨著對的那個人,一起降臨。

 

近期新歡是…柏金包!

因侯佩岑而聲名大噪的BALENCIAGA機車包,現在已鮮少看到她帶出門,HERMÈS晉身近期新歡,隨身使用的Shoulder Birkin(長肩帶柏金包),因為可肩背而得名,是很難買到的設計款。不過包包內仍可看到BALENCIAGA的影子,隨身攜帶的化妝包正是機車包設計。在她包包裡面,化妝包、太陽眼鏡、糖果是必備3部曲,化妝包和太陽眼鏡都可以理解,至於糖果......?「我愛吃甜食,只要有糖果就會心情好!」侯佩岑解釋道。

 

 
本文由 BRAND名牌誌 提供

只不過人家說,婚姻是兩個家庭的結合、不是兩個人的結合,多多少少都有適應新身分的壓力?她想了想說:「可能因為我和未婚夫都從小便出國念書,所以養成獨立的思考模式,對我們來說,結婚是兩人決定好一起組織自己的家庭、成為彼此未來一輩子的依靠。所以兩方的家長也非常開通,沒有給我們什麼壓力。」語多保留的答案裡,可以看出侯佩岑的圓融通達,總是開心大笑像個傻大姐的她,其實一點也不傻,對於人情事理有著自己的應對智慧。

memory7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